十款载入史册的传奇时计(上)

十款载入史册的传奇时计(上)

时间:2021-6-21 编辑:chunyi

[表文化] 某些表款已经成为制表业历史里程碑成就的象征,无论因为它们采用的技术、科学原因、亦或出于审美考量。以下所列是十枚书写历史的表款,每一枚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。

这是一枚无名吊坠表,16世纪末产自德国奥格斯堡,现藏于力洛克钟表博物馆-蒙特城堡。它所搭载的机芯配备原始动力调节系统(基于弹簧式凸轮机制),而不是芝麻链传动系统。早期的便携式时计是什么样子?这就是一个有趣的例子。考虑到那个时代缺乏生产小型元件所需的设备工具,能够把表打造得这么小巧迷人殊为不易。

这枚极为罕见的单指针工具配有日晷和指南针,用以走停时对照重置。随后1674年,荷兰数学家惠更斯(Christian Huygens)发明螺旋状摆轮游丝,这枚吊坠表也没有跟进改良。因此,与所有17世纪末之前的表款相仿,这枚吊坠表搭载冠轮擒纵机构,配备惯性块横杆和两条猪鬃毛,用以施加推回摆轮的作用力。事实上,1674年后,大多原本配备冠轮擒纵的表款都进行了改良,重新搭载著名的螺旋状摆轮游丝,由此完成了日均差从半小时到一分钟的精度飞越。当然,相比并不那么可靠的时间显示,这枚吊坠表本身就是一个奇妙的故事。

约翰·哈里森(John Harrison)出生于一个木匠家庭,职业是打造大型木质落地长钟。爱德蒙·哈雷(Edmond Halley)带他去拜访乔治·格拉汉姆(George Graham),以便后者公正评价这位自学成才钟表匠的工作。约翰·哈里森决意接受挑战,致力发明可以精确测量经度的航海钟表。彼时的学院派认为他已失去理智,但约翰·哈里森不为所动,在1755年再次向经度委员会申请资金,数年后,H4诞生了。其规格约与马车表相当,创新,精准,配备这种仪器的舰队为英国赢得海上霸权提供了保障。

有多重要?1763年至1766年间,当时为法国服务的Ferdinand Berthoud数次来到英国,就是为了探寻航海天文钟的消息。约翰·哈里森对于这样的探听未予理会,最终,托马斯·穆奇(Thomas Mudge),乔治·格拉汉姆的学生,杠杆式擒纵的发明者,在学习了H4之后,向法国人透露了所有生产细节。这款航海天文钟配备冠轮擒纵系统,证明了通过简单的、完美调校的时间测量仪器就可进行准确海上定位。

制表师们似乎总有化繁为简的神奇魔力。19世纪后期工业的浪潮中,未来精英们对激烈竞争乐此不疲。对那些推动世界和影响世界的人来说,传统钟表已经无法让他们感到满足。钟表,四个多世纪来一直是权力的象征,如今蓄势待发,准备提升至新的高度。其方式即,以近乎正常规格的表壳,涵盖集成最多的已知复杂功能。第一个开创先河的正是Leroy 01,一枚曾在1900年巴黎世博会上展出的怀表。

这枚怀表直径71毫米,配备24项复杂功能,其中一些更是前所未见,包括气压计、高度计、可替换天空图、以及可显示全球125个城市时间信息。机械的奇迹!Leroy 01保持了“世界上最复杂时计”美誉长达89年,直到1989年百达翡丽推出Calibre 89怀表。此外为表迷所熟知的超级复杂时计还包括Henry Graves、James Ward Packard、Star Caliber 2000以及去年刚刚问世的江诗丹顿参考编号57260。

1908年,汉斯·威尔斯多夫(Hans Wilsdorf)正式注册劳力士商标。凭借为反复性精准难题和防水性问题提供简单而有效的解决方案,劳力士在彼时尚小的腕表领域取得快速发展。自1910年起,劳力士开始让腕表通过测试,获得证书,部分地解决精准难题。然而时计在恶劣条件下的可靠性仍要打上一个问号。第一次世界大战(1914-1918)有效地促进了腕表佩戴的普及,但也突出了现有产品在防水和防尘上的缺陷。

许多制表师都在为攻克这一技术难题而努力,最终汉斯·威尔斯多夫在1926年给出最具说服力的解决方案:第一枚蚝式腕表。1927年,梅塞迪丝·吉莉丝佩戴蚝式腕表(首次配备螺丝锁紧表冠)历史性横渡英吉利海峡,劳力士在运动腕表领域赢得巨大声誉。接着,劳力士研发出能够随佩戴者运动自动上弦的性机芯,进一步巩固自身的领先地位。1931年,获得专利的自动上弦机制(通过摆锤360°旋转)诞生。这两项关键技术的问世将劳力士推向制表品牌金字塔的顶峰。

欧米茄超霸计时表,即传奇的月球表,问世于冷战中期的1957年。精钢表壳直径39毫米,表圈上印有测速计刻度,配备箭头指针,搭载稳健精准的Lémania Calibre 321手动上弦计时机芯。1962年,美国宇航局着手选择一款性能卓越的计时表,经过层层筛选,严苛测验,欧米茄超霸腕表脱颖而出。1963年,为了保护计时按钮和表冠免受不必要碰撞,欧米茄略微调整了超霸腕表的表壳(42毫米,不对称设计),即ST 105.012。1965年,欧米茄超霸计时表获得美国宇航局认可参与所有载人太空飞行任务。同年3月23日,格里森(Virgil I. Grissom)和杨(John Young)搭乘大力神二号(Titan II)运载火箭执行双子座3号任务,佩戴的就是欧米茄超霸腕表。

接下来的几年里,太空任务继续执行,除了将金属表链换成Velcro表带(另一项瑞士发明)外,超霸腕表没有任何显著改变。直到1968年,导柱轮Lémania Calibre 321机芯被凸轮机构Lémania Calibre 861机芯(如今变成Calibre 1861机芯,但与传统版本相比并无显著改变)所取代,搭载这款机芯的超霸腕表也被赋予一个新的型号:ST 145.022。所有这一切,都离不开欧米茄创意总监Pierre Moinat和设计师Claude Baillod的支持。此后,欧米茄超霸计时表继续传奇旅程,只有一些小的调整,如引进不同润饰和蓝宝石水晶镜面。但要知道,没有深刻彻底的变革,是无法挑战来自外太空的神话的。(图/文 许朝阳)

真诚期待与您的合作

获取报价·了解更多业务·7*24小时专业服务

联系我们
18613057709 发送短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