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劳力士迪通拿“Solo”表盘 你应该知道这些

关于劳力士迪通拿“Solo”表盘 你应该知道这些

时间:2021-6-18 编辑:chunyi

[表文化]劳力士迪通拿的演变,是一个经久不衰的热门话题。然而关于它的研究,仍有一些不够透彻,甚或不为人知的奥秘,比如所谓的“Solo”表盘——迪通拿腕表,表盘上仅印有“Rolex”(劳力士)字样,没有“Cosmograph”(宇宙计型),没有“Oyster”(蚝式),也没有“Daytona”(迪通拿)。那么,“Solo”表盘从何而来,又是为什么型号设计打造的呢?

迪通拿表盘的印制是一个缓慢的,渐进的过程。表盘的印制起初是一种模样,被指定“Daytona”(迪通拿)之名后,由此得到发展。接着,劳力士品牌计时码表开始配备“Oyster”(蚝式)表壳,表盘的印制再次进化。而这一切都在几年之内发生,所以很多情况下,表盘诞生时是一个样子,后来又被加印某个单词,恰如早期蚝式保罗·纽曼“RCO”或“Oyster Sottos”。这些例子,表明“Oyster”(蚝式)是继“Rolex Cosmograph”(劳力士宇宙计型)后来添加的东西。

迪通拿的世界里有着许多“缺失环节”的过渡表盘,具备某一公认表盘型号的若干特征,另有一些则取自其他表盘型号。有“Swiss”表盘,有“Swiss+下划线”表盘,也有“T-Swiss-T”表盘,所有这些都处于小范围序列编号内。现在市面上有几种不同型号的古董迪通拿腕表,从常见的6239和6263,到罕见的6264和6240。在我看来,6240是最有趣的。

我仍然认为,在迪通拿大家庭中,早期6239“Swiss”表盘腕表是最迷人的分支,那时它们还被称为“LeMans”(勒芒),围绕什么概念打造这一系列尚未明晰。谈及单一型号,6240是更好的例子。旋入式按钮,黑色的表圈,6240为我们今天所熟知的迪通拿定下了基调。此外,6240也是最初的“Oyster”(蚝式)迪通拿,这一点意义重大,因为防水正是劳力士标榜的质量的象征。序列号从No.1,2xx,xxx到No.1,6xx,xxx,6240配备各种不同的表盘,常见的大多没有“Oyster”(蚝式)和“Daytona”(迪通拿)字样,但6点钟位置饰有“T-Swiss-T”。以下是两种最为普遍认可的表盘类型:

参照上文,可以看出迪通拿表盘的一些演变——6240 RCO,目前所知存世不到10枚,每当现身拍卖会,总能取得优异成绩。也有一些“RCO”6240表盘底部装饰“T-Swiss-T”或“sigma”标志,但相比之下,没有那么被普遍认可。如果想要追求纯粹的6240,以上两款表盘就是正途。当然,并不是说6240搭配“RCO”风格的表盘就不对,只是觉得非蚝式表盘搭配早期旋入式腕表更有意义。

现在,所有全规格6240都应当配备MK1表圈和MK0黄铜按钮(如下图所示),但绝大多数已经失去了其中一个特征。在我看来,购买不具备定义特征的6240没有任何意义——没有MK0按钮,个人对6240兴趣不大。

冒昧地说,在(时常)没那么透明的古董劳力士收藏界,关于6240的表盘正确性约是你能想象到的那样含糊不清,于是,就有了6240“Solo”腕表以及对它的学习探讨。到目前为止,我们已经看到了形态各异的表盘,有或者没有不同的文字,这一点在1960年代早期的迪通拿中体现得尤为明显。所有的迪通拿表盘中,最精简也最罕见的,就是“Solo”表盘——除了“Rolex”,没有任何别的东西。对于任何古董劳力士,公司既不证实也不否认表盘来源。也即是说,最早的6240确实可能是配备这种表盘诞生的。目前市场上接受的6240“Solo”腕表序列号介于No.1,2xx,xxx到No.1,4xx,xxx之间。它们总会不时出现,但很少有人真正重视。

2015年5月,一枚6240“Solo”腕表在富艺斯日内瓦拍卖会上拍出245,000瑞郎,这次拍卖的成功令6240“Solo”的概念得到巩固。在那之后,市场似乎开始追寻这些腕表,我们也更多的看到了它们的亮相,无论是在拍卖会还是其他地方。

但6240“Solo”腕表真的有意义吗?对一些人来说有,对另一些人来说则不然。许多经销商和时尚达人都相信,“Solo”表盘原是用于6238的售后服务。然而我个人不这么认为,为什么印有测速计刻度的单色表盘(6238),会被替换成没有测速计刻度的双色表盘(“Solo”)呢?没有任何意义。

我相信,“Solo”表盘原是用于6239。事实上,不止相信,可以说我知道,因为有劳力士广告为证。广告上描绘有腕表的详情,劳力士迪通拿计时码表,不锈钢蚝式表壳,宝石数17颗,黑白表盘,计时精度可达1/5秒,不锈钢表链,含税仅售210美元。去年12月,一枚早期6239“Solo”腕表在富艺斯香港拍卖会上拍出。这枚腕表配备替换表圈和指针,似乎并没有引发太多关注,成交价不到100,000美元。

保罗·纽曼告诉我们,配备特别表盘的Pump按钮腕表,并没有配备特别表盘的蚝式迪通拿。所以很可能,不知什么时候,经销商想到了将“Solo”表盘装进6240表壳的主意。个人看来,6240“Solo”要比6239“Solo”更迷人。但请不要误会,我并没有说6240“Solo”腕表不是原装的,这一点很重要。我们必须记住劳力士当年是怎样运作的,线性流水线的生产和组装如何就不受管制了。装配过程中,如果有这样一枚表盘,而制表师恰好需要,那么一切水到渠成,但这些都是猜测,我们无法就此断言。

正如前文所言,6240确实是一款令人着迷的腕表,可以说是劳力士历史上最重要的表款型号之一。市场上的6240“Solo”腕表只是古董迪通拿世界一个细致入微,相比宏大整体又微不足道的角落。我期待,未来能够更加详尽地了解6240“Solo”腕表,也希望,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能够知道它们的存在。那么,问题来了,按照目前的认识,两相比较,你会购买6240“Solo”腕表,而不是保罗·纽曼吗?这是一个有趣的选择,当然也是一个更低调的选择,但在我们能够断定6240“Solo”腕表是劳力士原装前,选择前者是否太过冒险呢?(图/文许朝阳)

//@schen的围脖:[汗]“图/文 的文字,但愿没胡乱翻译误人子弟。哪怕就此自认成了”原创”,无论如何图片是明摆着“拿来”的,还好意思加水印?

以下内容来自微博,仅供参考。 //@schen的围脖:刚说了Hodinkee和表态网好话,就看到这个。[汗]“图/文 许朝阳”不知何许人也,为什么不标明原文来自Hodinkee:?的文字,但愿没

真诚期待与您的合作

获取报价·了解更多业务·7*24小时专业服务

联系我们
18613057709 发送短信